littlestar

这里十月,小透明,偶尔写文。萌的cp很多,bg,bl都有。欢迎勾搭!

当你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,都会是寂寞的吧,这个过程很少有人能够陪伴你,字要一个一个的写,书要一页一页的看。若在这个过程中是快乐满足的,就足够了。

2014年世界杯我大概高一的样子,我不懂足球有什么好看的。
初中时候在作文书上看到罗纳尔多的故事,而我现在才知道有大罗,小罗,小小罗。而我当初看到的那个罗纳尔多,他早就已经退役了。
我一直都知道梅西,我不看足球,但我知道那句话“或许,你喜欢梅西吗”

从前的我,并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,谁的时代。现在的我依旧不知道,我是否正在见证着一个伟大球星的所谓最后的时代。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。
无论什么时候,最怕的不过是英雄迟暮。

或许明天的报纸上会印着“19岁法国球员姆巴佩惊艳世界,足坛新星崛起”,诸如此类的标题——就像十几年前他漂亮的射门后诺坎普响彻不绝的欢呼。

那是一幅怎样的情景啊。

我们的四年,已经没有下一个了。
我现在格外珍惜他以后的每一场比赛,不敢想他真的退役那天我会是个什么样子。
私心放上第三张图,梅西获得首个西甲进球后在小罗背上开心的样子,从此他开启了巴萨王朝。那年他不满18岁。
今天或许有很多遗憾,但我永远支持你,Lionel Messi。

之前的那个帖子删了,因为我向来毒奶,不敢奶。kunessi的真相是真会剪的,一定会剪的。
第十三分钟看到点球进了。瞬间拔掉手机卡,去自习室。11.30左右(记不清时间了)回到寝室插上卡先是翻到阿根廷反超,然后发现就在刚刚微博更新3-2了。紧接着拔卡插卡4-2,后来彻底不敢看了。但是想如果这是煤老板最后一届世界杯了无论如何也要看完,就看到了最后那一粒球。
进球之前心里想这个球进了的话少活几年都没问题啊蛤蛤,然后真的进了。然后开始期盼下一个球,少活几年什么的,可惜奇迹没有发生。
唯一让我释怀一点儿的那就是我可能不是一个特别毒的人,因为那个插卡拔卡对方进球的操作我真的崩溃了。起码最后一个球是我见证着进的吧。
很想让他赢,真的很想。不想让他独这一份遗憾。
之前看到一句话说“我们的四年,已经没有下一个了。”
我会补比赛的,心中五味杂陈,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今夜注定无眠吧。。。

对不起,这么晚才认识你,尝试去了解你。昨晚做梦还梦到阿根廷赢了的
突然感觉世界杯这么长啊,四年一次,想起四年前我高二,四年后我就毕业了,想起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你的世界杯了,就很难过。四年,我会一直在的。
一生梅西

【铠约】(一发完结)幻像

这里十月w前几天看了一位道友把铠和守约p在一起,结果发现守约的大长腿白长了,比铠矮蛤蛤蛤。于是本文中守约需要踮脚才能够到铠的高度是这么来的啊orz
说实话不是很了解王者的背景设定,所以有不妥之处请见谅,ooc是我的,铠约是大家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片沙漠位于大陆最北方的板块,被人称作无人居住的地区、死亡之地。现在看来的确如此,白骨旁长着不知名的植物,仿佛从腐肉中汲取营养般,驻扎在这荒芜的沙漠。百里守约提了提围巾,沙漠风大,卷起的沙子抽在脸上很疼。冷空气凝结在铠甲上化作一层水雾,前方有火光隐隐灭灭。一阵悠长的号角声传来,示意队伍原地休息,至此,他们已经走了一天一夜。百里守约裹紧袍子,抬头失神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,许是这片沙漠被遗忘太久,这里的夜也格外长,亦不见星月。
失落之地,迷途的战士该去往何处?
因为长期睡眠不足,百里守约很快便合上了眼。昏昏沉沉中他听见远处有马蹄声起伏,费力地睁开眼,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惊讶,他看到一只军队。战士们身着铠甲,手举火把,浩浩荡荡的朝营地方向奔来。百里守约的瞳孔骤然紧缩,他猛地回头,想呼喊大家注意,但声音却生生卡在了喉咙里——周围空无一人。来不及思考,这支军队已黑压压的向他扑来,就在百里守约以为自己要葬身于马蹄之下时,那支队伍竟穿过他的身体。一切的一切早已超出他的认知,就在下一秒,一张脸在他眼前一闪而过,是铠!
“铠!”百里守约用全身的力气喊出那个名字。他抛开一切,企图用双腿追赶奔驰的战马。那个身影没有回头。魔种没有梦,所以即便是已故的爱人,纵使再日思夜想,也不会于梦中相见。铠已经死了,勇士于战争中落幕,是世人所说最完美的结局。他亲手将他额前的一缕碎发掖至耳后,他还能感受到彼时铠面颊的温度,那是没有生命的冷,却如火焰般日日夜夜燃烧着他。
失落之地常出现幻像,是埋葬于此地的亡人所留下的,被荒芜的沙漠所记录的景象。百里守约兀然想起两年前铠曾去北方执行任务,也经过此地。队伍已经不见了,唯远处有火光星星点点,百里守约顺着光亮,奔跑着。纵然在沙漠中无故消耗体力是很不明智的行为,但他已顾及不了许多,所幸那火光虽微弱却不曾熄灭,就像是某人的目光,指引他前行。
百里守约终于看到了。“阿铠。”他奔向他,轻声呼唤着,他想微笑,发出声却已哽咽。铠的目光掠过他头顶,望向远方——长城的方向。百里守约踮起脚,仿佛这样他就能看到自己了。他伸出手,想拥抱爱人,触到的仅是一片虚无。铠从怀里掏出一枚子弹,细细地抚摸着,眼神温柔而宁静。霎时,泪水夺眶而出,那是他的子弹。
临行前——
他将子弹交付于铠手中,这枚子弹是一个符号,一个期盼。纵他不能与他同行,那这枚子弹便代替他,期盼着爱人平安归来。现这枚子弹已染血生锈,静静的躺在墓地里,托于铠的手中。百里守约还想做些什么,可幻像已开始崩塌。他苦笑着说出一句话,“阿铠,我很想念你,我一直爱着你。”无法传达的心意,说给幻像也无所谓吧,百里守约想。可是下一秒,眼前人突然抬头,“守约?”
......
一切消失不见。
睁开眼,远方地平线处橙红色的光覆盖了整个沙漠,太阳升起了一半。“醒了?”花木兰抛来水壶,“你睡得很香。”
“太阳升起来了。”百里守约喃喃道。

有谁见过失落之地的幻像?那是埋葬于此地的亡人所留下的,被荒芜的沙漠所记录的景象。穿透生死,终与所爱之人相见。

一点碎碎念

总是在一天结束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崩出某个想法,我t m d一天都干了啥,然后陷入无尽的悔恨

旧照片

ps:画面里第二排右1不知道是谁,望指出

新春快乐!

2018请对我好一点

督促一下自己更文

立贴为证...最近沉迷吃鸡直播(๑ˊ͈ᐞˋ͈)ƅ̋
发个博督促一下自己,最近会更完,填坑orz
寒假都开始一个月了

...

下午考生化,紧张到拉肚子